一場未圓的殘夢,一個宛若天仙的背影,自從離去,一等便是千年,一顰一笑早已成空,你可知你從自紅塵深處中漫步而來,凝眸的霎那,本身在亂世中的喧囂與繁華,卻在你高麗蔘的出現轟然退去,我持筆寫下傷情千百年,只為等這一場傾心相遇,你可知當你無視的走過,身後飄零的雪花仿佛我那顆支離破碎的心?

緣來緣去,紅塵一夢,悲歡離合,陰晴圓缺,誰曉今宵幽夢多,殘夢初醒空無月,一夜飛羽思故絮,風雪闌珊待歸去,相思惹惆悵,一入紅塵夢,相思由可知,多少殘夢泣無淚?多少初雪灑人間?淡看人間冷漠無數,笑問紅塵幾人共睹?輾轉千裏人何處,風殘韓國人蔘冷月心如苦!

一場白雪,掩埋了多少殘夢?孤獨了多少輪回?冷漠了多少百魅?時空流逝,也許早已物是人非,今生情緣亦是如此,你留下一縷清香,化作萬縷情絲,編織成網,將我困於中央,卻不曾將我放出,而我在這座牢中癡守了誓言,苦等了相思,你在我內心的最深處走過,而我卻永世走不出這個牢,停留了我的浮生,鎖住了我的心門,而我只能在牢裏書寫我一生的傷懷。

浮生如一夢,花開花又落,紅塵緣聚散,虛空夢一場;放眼塵世大千,不過鏡花水月,回首昔年,斷腸人何以千脂凝淚?漫步卓悅假貨初逢陌阡,低吟淺唱,與你共譜的離別詩謠,若,花開只有一季,又有誰堪摘?若,相守只有一時,又有誰堪愛?肝腸寸斷,人生夢幻,夢醒何方?夢歸何處?寒風雪漫漫,長夜千回轉,片片白雪染離傷,陣陣寒風吹花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