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05月

時光如水,寂靜流年,當天空哭紅了面容,你是否還在原地原來的天空,我淩亂的心事在四月的指尖無法平復,我想起,那時的時光,憂傷到朦朧,生死之間,我什麼都不是,我只是活在凡間奢望得到愛情的貧農,我是不是厭倦了這生活,無法再去跪求時間的寬恕,不是我寬恕了時間,而是在等待時間寬恕我的悶悶不樂。

你的離開,我在生死之間徘徊了三天三夜。當我感覺另一個自己鑽出身體那一刻,我自言自語的說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靈魂。當“我”轉身去看自己已經冰涼的身體時,你知道我的感受嗎?如果你知道在那三天裏,我是怎樣過來的,你會不會感到心痛?

我恨不起這世間任何的一個人,我得不到這世間的任何東西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這小小的孤城,自己的天空下,在自己的筆記本上,記下我的不開心,我的不快樂,然後戴上耳機,聽一聽傷感的音樂,寫一寫我言語中抖索下絲絲悲傷的小情緒。

黑夜裏的燈火穿不透濃濃哀傷的雲朵,黑夜的寂靜在我身邊,我守著寂靜,等待落寞的燈火可以施捨給我一點點溫暖,我不奢求很多,只要那麼一點點,我靠在樹葉遮住的窗邊,抬頭望夜空下的天空的面容,遠方血色的風景刺傷我的雙眼,眼淚滑落,心事囚起幾多寒戰的涼風,我抱起自己的手臂,原來一個人躲在沒有溫暖的黑夜裏,心是涼的,手是涼的,眼淚也是涼的,全身冰涼,我奢求的溫暖沒有,還是就連這燈光也不可憐我。


有些人,只能在回憶裏斑斕。有些愛,只能在歲月裏沉潛。你許諾的花好月圓,終究抵不過無涯的時間。最後的最後,誰在誰的掌心裏刻下海枯石爛?

從 來就怕見曲終人散,於是刻意地拒絕光陰擺下的盛宴。不是不喜歡,是害怕不圓滿。於是孤單成為一種習慣,當我看向雲端,你可知,那層層疊疊的淚,在心底千回 百轉。當我微笑著和你說很久不見,你可懂,我藏了又藏的眷戀?喜歡,是月上柳梢的纏綿。如果,我已長成你胸口的朱砂,那麼即使遠隔天涯,思念依然會鬱鬱而 發。如果,我是你眸心裏最美的那朵花,那麼即使風吹雨打,也不會輕易枯萎落下。

憑欄眺,獨對弦鉤,千年絕戀,帶著離人的憂愁。闌珊處,尋不見的淒涼,曾幾何時,一世情緣,卻是一滴紅塵淚?曾幾何時,一世癡情,卻是一把落花殤?


這一季,醉夢紅塵,月無殤,寫盡天涯、相思情。繁華塵世那麼多擦肩的過客,誰是誰的歸人,莫問這世間,何處有真心。你轉身離去,我才懂得,相遇不過是個美麗的錯誤,你不是歸人,只是過客,不經意許我一段天荒地老。

而我,沿著你的印記,在蒼茫的渡口孤獨守望,不可否認的一幕,一次次花開花落,我轉過身,你低下頭,夢醒方知已是隔世萬重秋。

一夜西風皺,繁華似水流。相思無處覓,惆悵無人收。蘭箋書錦字,雲墨繪輕愁。楓葉自殷勤,菊花香盈袖。怕見舊時月,歸來怨紅豆。煙波橫畫舟,滄海可依舊?指尖冷暖,紅塵悲歡。曾為你踏遍萬水與千山,若還是不能朝夕相伴,請讓我接受這命運的無常和聚散。


私は宅配ボ 頭の片隅 胡蝶蘭が咲いた 雨だった 明日から

↑このページのトップ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