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光,淡淡而行,歲月,靜靜而過。細數老去的時光,不知不覺,我已二十過半。多少花樣的年華,早已風清雲淡;多少落盡的繁華,都已煙消雲散。而今,歲月難得沉默,漂泊的心,也開始厭倦了寂寞。儘管,人會老,花會落。我能做的是,淡淡的生活,靜靜的過。

雖然,我仍是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睡覺,一個人上班,一個人生活…但是,我卻能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睡覺,一個人上班,一個人生活…比起很多人,我是孤獨的!然而,很多人,離開了另一人,就失去了自己。但我,卻能一個人,度過所有的孤獨,不會依賴任何人,這是防止當所有人,都離開我時,我還能好好的生活著。

於是,有人說,我是一個內心火熱的冷面人。其實不然,我冷清,不是我冷漠,我孤獨,不是我孤僻,我不過是個安靜的看客,喜歡守著一段冷暖自知的歲月,不管世界怎麼變,不論人心有多假,我還是我,不悲不喜,只做自己。這就樣,淡看人情冷暖,內心安然無恙。

因為,我並非紅塵中的智者,學不會賣乖或討好,做不到恭維和奉承。所以,我知道,有時候,有的人,可是看透,但不能說透;有些事,可以看破,但不能說破。就像,人生,一直都在,認識一些人,親密一些人,疏遠一些人,忘記一些人…於是,有些話,我假裝聽不到;有些事,我假裝不知道;有些人,我假裝對你笑。

在這光怪陸離的塵世,沒有誰能把生命活得如魚得水。於是,閑來弄字,信步而歌,便成了日子裏不可缺失的片段,亦是習慣。如此光景,縱是我再怎麼厭倦塵世的花花綠綠,心也赤亦會覺得生命原可這般從容淡定。人活著就是一種修行,無論遭受怎樣的境遇,都應該詩意般的棲居。唯有做到淡淡出塵,生命方可波瀾不驚。

這樣的一個我,從一個天真爛漫的男生,長成一位樸實無華的男子。也知道,自己終是一個俗人,只是凡塵中,一個微不足道的大多數。終究,抵不過人間煙火的誘惑。原以為,看淡了浮世,種種清歡,我就可以,靜心的,不聞世事,不涉紅塵。當所有的執念,都被現實一一磨滅,才明白,在這風塵起落的人世,我的心,還在幻想,幻想著,會不會,有一個人,或者,是一簾夢,讓我可以奢求,可以讓我貪戀,一直奢求,一生貪戀。

許是,歲月給不了我太多的幻想,於是,我來不及認真的年輕,待我明白過來時,只能選擇認真的老去。而今,時光洗盡的鉛華,帶我走過了青春,幫我褪去了純真。但我,還是喜歡在薄涼的塵世,把一些故事,靜靜的想起,將一些故人,淡淡的念起。不為別的,只為,在漸漸老去的時光裏,留下些許美好的歲月,就這樣,守著自己,守著曾經的悸動與歡喜。

於此,我總想,待那繁華落盡,就在這紛紜的凡塵,找一個適合的地方,用來安放靈魂。可以是一座遺世的鄉村,可以是一間簡約的屋宅,可以是一處幽靜的陽臺,可以是一方清雅的庭院…總之,只要是自己嚮往的,就都是驛站,就都是家園。

然而,時光越老,人心越淡,不管,生活如何,日子,定要過下去的。於是,常常在想,等我老了,啥也幹不動了。就找一個安靜小鎮,在靠近水的地方,開一間茶館。不繁華,不招搖,有些陳舊,有些簡陋,不管生意冷清,哪怕無人問津。這些都不重要,只要還有那麼一個常客,在閒暇的午後,將我的茶,喝到回味;將我的歌,聽到沉醉;將我的書,讀到流淚。僅此,生命於我,便是傳奇。

生命裏,安靜,是歲月留給我的簡約,簡約,是我留給歲月的安靜。為此,在喧鬧的凡塵,我都是安分守己的做人。不管,人生路上,遇到多大的風雨,我,始終不忘,給自己一抹會心的微笑。就算,時光如水,沖淡了容顏,我相信,歲月,也會讓靈魂,變得越來越動人。

而我,依然還是那個安靜的男子,依然過著平淡的日子。依然在紅塵深處,淡淡的活著,靜靜的過著… 歲歲年年 如果,我們只是擦肩而過 每個人的生活 難揮情絲一縷 暖一枝清香曲韻 夢回曲水,一經流年 冰冷的思念 愛如流星一般 何事秋風悲畫扇 那份真實與感動